湖南快樂十分_母親的愛

文化生活 2020年01月17日

突然意識到高一已經結束了!只覺得時間匆匆而過,似乎昨天的湖南快樂十分才剛剛初中畢業啊!
在這大半年裏,我似乎做了很多事又似乎什麽也沒做。現在想想大概是該做的事無力做好,用雜亂的其他來填補空白罷了!
高一生活就這樣溜走了,我不想,其實也無法,伸手挽留。
無奈,流年早已一去不複返,努力做只微笑的魚吧!在時光的河流中全力的向前遊曳!
軍訓結束,進入了向往以久的高一生活。坐在教室裏,周圍都是陌生,可愛的面孔,慶幸自己又可以結交那麽多同學了,心情一直都很好,每一天都是美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新鮮感過了,一段時間後,覺得高一並不象我想象的那麽完美,就象有些人說的——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一年過去了……
我的高一生活就這樣模模糊糊的過去,一直都在想——這一年,我找到了什麽?從來都沒好好珍惜……
學著一個人成長,一個人歌唱,夢想……以找不到蹤迹。壓力,第一次懂得它的厲害。好害怕,想什麽都不管。去到我的天邊,我的世界,我的快樂地方——即使那是個虛幻的地方,我的心仍能在那裏找到我要的寄托。
高一一去不回,面對我的又是新的一天,我要我去挑戰的一天!
當塵世的瑣碎伴隨著歲月的繁蕪從指隙間飄然而逝,當白衣飄飄的年代在生命的進程中不知所蹤,當最傷感的笑容在落葉悲秋寒風高木中被一小束潔白月光照亮到支離破碎。鉛華落盡,斯人獨憔悴。
白岩松說過:回望的道路,總讓人驚心動魄。可誰又說過:忘記,意味著背叛。如果說我的高一是快樂的,那是因爲我看到每個人都在笑。我感覺自己的感情若水龍頭裏的水,可以隨開隨關。我可以愛上任何人,換句話說,我也無法愛上任何人。我的同學們在不涉及利益的前提下對我很好。笑可以敷衍一切。至少我清楚記得尼采的話:人類遭受巨大痛苦,從而被迫發明了笑。對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又能有什麽其它動作。
我總是……
我覺得我是個很寬容的人,就像把一只刺猬的刺全拔光,竟然還能存活。我一刀一刀把自己打磨得光滑無比。夾起尾巴做人,做沉默的大多數,我像一枚完卵一樣潛伏,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永不爆發。原諒我的無病呻吟。因爲我真的很健康。至少當再也找不到同伴的時候,就只有走自己的路。
我過得不好,恍若浮生一夢。或者說我的高一過得太好,因爲任何痛苦都是一筆財富。我並不相信明天會更好之類的廢話。亦是不能確定明天的道路、以後的生活、最後的結果、最初的夢想
高一過去了,毫無征兆的過去了!我依舊秉承著我原來初中的生活方式,我行我素,一副仗劍走天涯的豪情壯志已被時間和人情冷暖磨得沒了原來的鋒芒!渾渾噩噩地活著我不想,可也沒有什麽激情!生活不敢說是充實,但也算是湊合活著!
也許高一只是讓我確定了我以後地路,一條很慢長曲折,坎坷,遍布荊棘地路。青春如同一閃即逝的流星,雖華美奪目卻短暫的很!我沒有時間歎息人生苦短,只能在堅硬的石板上踏出一個個堅實的腳印!因爲一旦那腳印踩得淺了,便容易被風沙磨平,然後消逝在無盡的虛無中……
飄散在空中的塵也終有一天會落地,所以不要等待!
其實四季都是很美好的:春美在生,夏美在盛,秋美在實,冬美在靜!高一是什麽我不知道,也許是夏吧,熾烈,昂揚,絢爛,缤紛!可現在我已有點抵不住它耀眼的光芒了,想找個地方避避!可是沒有地方會給我一片蔭涼!
我知道埋怨歎息毫無用處,除了浪費一些生命的光輝罷了…… 

人都說母親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私的最善良的,佛卻說母親來到你的身邊是因爲上輩子她欠你的!
我的母親個子不高但卻有一雙勤勞的手,以前的母親在外地給別人打工回來看到母親的手是白嫩的,現在母親在家給我“打工”回來手是粗黃的。好幾次看到母親的手我總是嘲笑她不懂得保養,她總是會說:“對呀,我就是等到你考上大學以後讓你帶我去保養哦!”看似一句玩笑話我卻可以看出母親真的很想讓我上大學!
每次回家母親總會問我:“下個星期想吃點什麽,媽去給你買!”但每次和媽一起上街媽身上所有的錢加起來還沒有我身上的錢多,我知道這是她在省,但每次我問她的時候她總是會笑著告訴我:“反正每天在地裏,揣那麽多錢怕掉了!”我總說她一塊錢掉就掉了幹嘛呀?那麽在乎,可她呢?總說一塊錢也是錢呀,一塊錢也是用汗水換來的。誰不知道這些道理,但是現在這個社會面子總是那麽重要,每次和媽一起進城買衣服總要講很久的價,有時候甚至空手而歸,回家後我就和她吵:“不就買一件衣服嘛,幾十塊錢的事,你還要講價,現在好了吧,衣服也沒有買成?和你一起上街真麻煩!“他總是聽到之後下次當我回來的是後我喜歡的那件衣服卻已經在我床上擺著了!
天下的母親都是這樣吧!甯願自己苦一點累一點也不願意自己孩子苦分毫,有好幾次我說:”媽,休息一下吧!“他就會擡著他那張黝黃的臉笑著對我說:”你要累了就回去吧,太陽這麽大你是有點受不了,媽再做會兒就回來了,啊?“但我卻總會賴著不走,最後她還是很心疼我沒辦法只有帶我回去,下午的時候他又會很早就出門。太陽都還真是毒辣的時候就發現有一個中年婦女弓著背再地裏遊走!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在這片面地裏收獲的不但有莊稼還有母親的淚。有還幾次做夢夢到我考上了大學,媽高興了好久好久,我真的很想媽高興,苦了大半輩子,她總是這麽執著,就好性執著的我一樣,每次和她吵完架我總是不會妥協,但我真的愛你的呀!
如果時光能夠停在夢裏的那一刻我希望我永遠也不要醒過來,永遠停在你那張挂滿笑臉的臉上,永遠永遠……
我不懂得爲什麽身爲父母就一定要甘願爲自己的子女付出一切,現在我懂了,因爲我們都是母親身體裏的一塊肉,一塊永遠都舍不得割舍的肉,當我們哇哇墜地的時候這種關系就在默默的滋生,默默地長大,直到他們的生命走到盡頭,直到他們的黑發攀上了白絲,直到黃土蓋住了他們的身體,直到我們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這種關系就會慢慢的消失,但他會永遠藏在心裏!
不要當有一天你的母親連筷子都拿不起,連電話都拿不起,臉水杯都端不起的時候你再俯在你母親耳邊告訴她你有多麽愛她,但你不知道她其實早已聽不見,只能含了淚水拼命點頭!拼命告訴你其實他也真的很愛你,愛到比愛自己還愛。你的母親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最善良的人,她不欠你什麽,所以我不信佛,我不相信聽天由命,湖南快樂十分只相信盡人事,聽天命,別在你自己都沒盡力就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爲你母親把你生下來不是想養一個失敗者,沒有人願意把賭注放在一個不會有結果的人身上,這是人類的本性!
趁你母親還在,氣逆大聲告訴她你愛她!